您的位置:首页  »  射雕之不为人知的故事


本帖最后由1794于编辑

却说铁枪庙中黄蓉迫不得已跟着欧阳峰,离开了所有人的视线。

在这段日

子中,她,究竟遇到了什么样子的遭遇?

……“今天就住这里!”离开铁枪庙已有接近两个时辰,长于西域的欧阳峰对嘉兴一带并不熟悉,为了避开黄药师而一路北上,却并没有发现任何一个可以落脚住宿的地方,于是也只有草草在路边找个一个避风处休息。

可是旁边的黄蓉却没有说话,欧阳峰不仅心感奇怪,因为一般武林人士无论男女,对这种露宿生活应该比较习惯才是,难道说黄蓉却无法接受。

欧阳峰抬眼看着黄蓉,冷冷道:“难道黄大小姐需要在客栈的床上才能休息吗?”

黄蓉涨红了脸,想说什么,嘴唇张了几下,却无法说出来。

欧阳峰冷笑道:“如果不是形势所逼,我也不会愿意在此休息,不过今日

你就将就一下吧。”说完在黄蓉肩上推了一下。

黄蓉踉跄了几步,突然用微不可闻的声音说道:“你……你可不可以让我到那边去一下?”说着指了指附近的一片草丛。

欧阳峰愣了一下才反映过来,哈哈大笑道:“我倒忘了,今日

忙着赶路,你都没有小解过。嘿嘿,你走再远都没关系,难道还逃的掉?”

得到允许,黄蓉忙不迭地跑到草丛中蹲下,看看欧阳峰无法看过来,才松了一口气,解开裤带,褪下下身衣裙,整个雪白浑圆的臀部便露了出来……这边欧阳峰却暗暗好笑,心道想不到黄药师这个女儿居然比大家闺秀还要来的腼腆。正在打算拿出九阴真经就着月光研读之时,耳边突然传来刷刷的声音。

欧阳峰心中不由得一跳,他自然知道这是黄蓉在草丛中小便的水流声。

想他自从第一次论剑之后便再没近过女色,一心想在二次论剑时称霸群雄,然而在这荒郊野外,一个绝色女孩小便的声音让西毒的心境起了细微的变化。

黄蓉平时的身段下意识地出现在欧阳峰的脑海里。和黄蓉交手多次,她的一举一动都给西毒留下了深刻印象,然而现在他所能回忆起来的,却全部是黄蓉分腿、踢腿、转身这些动作……恍恍然中,西毒的眼前似乎看见了黄蓉粉嫩的大腿是如何地分开,而那些金黄的尿液是如何美妙地从她的细密毛发中喷涌出来……而对于黄蓉来说,虽然隔着一段距离,却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在外人面前排泄,而且是在自己的敌人面前(虽然看不到)作出小便这样羞耻的事情,而寂静的野外,让她小便的声音是如此的明显……凉风吹拂着她的下体,犹如一个陌生男人在轻轻抚摸她隐秘的私处一般,让黄蓉在那一瞬间有了痛恨自己是女人的想法……明月下,一个年迈的绝世高手,和一个动人的绝色少女,便这样开始了他们宿命的旅程……

从离开铁枪庙那天开始算起,欧阳峰带着黄蓉一路向北已经走了将近半个月之久。

除开头天夜里因为环境生疏的缘故,不得不在野外露宿一宿,第二日

欧阳峰问明方向和路途后,便一路往北行去。

本来两人孤男寡女一路同行,难免有些不便,但一来两人年龄相差甚大,凡是住宿打尖时欧样峰都自称为黄蓉叔父,免去很多不必要麻烦。二来欧阳峰虽然手段毒辣,但为人处事自有一派宗师风度,虽然二人男女有别,但欧阳峰却是极尽长者风范,丝毫未让黄蓉感觉到任何身为俘虏的耻辱。

然而西毒素知黄蓉机灵多变,稍有不留意便会让其逃脱,因此两人即便在客栈中仍是同宿一屋。

这日

夜深,欧阳峰做完吐纳功课,睁眼见黄蓉已沉沉睡去,不禁微微苦笑:

想不到我老毒物一生横行天下,今日

却如裹脚老太婆一般来照顾黄老邪的女儿。

嘿嘿,这女孩聪明狡诈,对真经内容胡搅蛮缠,倒是不易对付。

一边自我思量,一边审视着熟睡的黄蓉。其时正值初夏,天气渐热,黄蓉身上衣衫单薄。侧卧的她那刚刚发育成熟的少女身体的美好曲线在西毒眼中一览无遗。

两人相处虽然不久,但毕竟形影不离,欧阳峰偶尔无意间也曾瞄见黄蓉身体某些不经意露出的部分。平时这些印象是一闪即过,此时看着床上微微蜷起的少女,西毒的脑海里不由得回忆起平日

的点点滴滴。而床上的黄蓉便如未着寸缕一般,将身体的每个细节都暴露在西毒眼里。

欧阳峰的眼光在黄蓉完美无瑕的面孔上停留许久后,缓缓往下移动,滑过少女那雪白的粉颈,圆鼓鼓隆起的胸脯,纤细的腰肢……他的眼光最后停留在黄蓉圆润的臀部和大腿曲线上。

此时此刻的欧阳峰并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然而却清楚的感觉到小腹以下一股热气渐渐在全身乱串。这种感觉,是如此的陌生,又是如此的熟悉。当年在他面对自己嫂子的时候便是这种感觉,当年他年少时纵横青楼,更是不会忘记这种感觉。自从和黄蓉上路后,这种被遗忘数十年的感觉虽然偶尔会隐隐约约出现,但却都不如今夜这般猛烈……欧阳峰慢慢地移近到床边,紧紧盯着黄蓉。

他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右手,正无法控制地向熟睡的黄蓉身上伸了过去…少女的体温和柔软的触觉一下子从手指传遍全身,欧阳峰心中一惊,连忙将手移开,然而黄蓉已经惊醒。

一睁开眼,便看见欧阳峰站在床边,面色古怪地看着自己。黄蓉心中一惊,翻身坐起道:“欧阳伯伯,有什么事情吗?”

欧阳峰身为一代宗师,竟然对一个少女差点儿不轨,心下正在自责,不由得老脸一红道:“呃,欧阳伯伯见风大,怕你着凉而已。”说完便走回屋角,继续坐下作运气状。

黄蓉冰雪聪明,自然知道那是欧阳峰的托词。十六岁的她虽仍不通人事,然而隐隐约约也能猜到是怎么回事情。饶是她聪明绝顶,此时也不由得心绪纷乱:

如果老毒物对我……我怎么办,我该怎么办?爹,师傅,靖哥哥,你们怎么还不来救我?如果老毒物用强,蓉儿就要被他玷污了啊!

两人一个在床,一个在地,一夜无眠。欧阳峰固然暗暗自责,黄蓉却是忐忑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