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成为小弟的福利



  高二升高三的暑假,因为某种机缘巧合,我加入了黑社会。
  说是黑社会嘛,其实也不算,不过就是在我们学校里一群势力很庞大的小混混,声势倒是很吓人,老是作威作福,因为据说外面有真正的黑社会在替他们撑腰,我们学校的老大是某堂口老大的未来接班人。

  至於所谓的因缘际会,不过是经过巷口时看见我们学校的老大一个人被团团围住,而带头围人的正好是我国中球友。在我的劝说下,解救了老大。那个老大当然高兴啦,口口声声说我是个男子汉,邀我加入他们堂口,还说会给我一个不错的位置。

  也好,反正以我烂透了的成绩,以後也考不上什麽学校。不如就提前投入现实世界,还踏实一点。虽然有点偏激。其实偏激这个词不是我说的。这就扯到了我的女朋友。

  我的女朋友不只是本校升学前段班,更是什麽外文资优系之类的特殊班级,她成绩顶好,高中阶段就精通英文、韩文和日文。虽然长相不是很美艳,可是白白的皮肤和一头乌黑长发也不算差。所以大家总爱说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连我有时候也觉得奇怪,这麽好的女生怎麽会喜欢我呢?

  她完全不理会大家的闲言闲语,依旧和我出去约会、看电影、手牵手。可是自从我那年暑假加入了所谓的黑社会,她就对我颇有微词。她说她当初就是因为我的老实和认真的个性才觉得我很直得信赖,没想到我竟会一口答应加入黑社会,就算想累积人面,也未免太过偏激。

  说是这麽说,可是我们每次出去约会,我们还是很甜蜜。彷佛黑社会这东西只是个没什麽意义的形容词。

  事情发生在老大真正的老大的换帖终於出狱,说要包下KTV请所有小弟玩通宵庆祝庆祝的那个晚上。我也不清楚到底是什麽大人物出狱,只是我们学校的老大邀请了我,我看他好像总是挺信任我的,所以才跟来。

  整间KTV还真的都被包了下来,里面全都是走来走去浑身酒气的黑衣人士。

  老大带我进入其中一个包厢,里面大都是我们学校里的熟面孔。

  「啊!是阿酷仔啊!来来来,这边!」隔壁班,算是跟我挺熟的大卢慢招呼我。

  「喂,阿酷仔,今天没带白白来喔?」长得很老成的土伯问。因为我女朋友长的白白的,凭着优异成绩在学校算小有名气,大家喜欢叫她做白白。

  「小阿?没啊,她应该没兴趣吧。」我说。她真正的绰号叫小阿,因为她大口吃东西的表情很可爱,总是「阿-----」的张大嘴巴然後一口把东西吃进去。

  「啊,就别管那麽多了,喝吧喝吧!」

  大家吃吃喝喝,五音不全的唱着歌,很是快乐,什麽都不必担心。

  大约深夜11点多的时候,门打了开来,两个穿着制服的女生走了进来。

  我稍微瞄了一眼,一白一黑。白的那个鼻子很挺,五官深遂,有点像混血儿;黑黑的那个比较矮一点,属於可爱型的,圆圆的眼睛、小小的鼻子跟嘴巴。

  这两个女生丝毫不怕生的坐进位子,开始陪起酒来,谈笑间很有风尘气息。

  片刻之後我才知道原来也是认识的,知道有玩的,这两个女生当然也不肯放过。

  深夜12点,我有点困了,注意到有人开始玩起激情 游戏。
  玩着玩着,那两个女学生竟脱起衣服,而身旁的朋友们竟也脱掉各自的衣裤,开干起来。说干就干的,看得我精神全都回了回来。

  分钟後,大卢慢似乎是干累了,坐到我身旁来倒酒。
  「干麻?你不干啊?怕白白骂喔?不干白不干。」大卢慢喝着酒说,浑身光溜溜的。

  「这是怎麽回事。」我还是有点傻眼。

  「哈!问得好!你看!」大卢慢起身去找回他的裤子,从口袋里拿出一袋东西。

  「什麽?」

  「最新的催情丸!」大卢慢看着我:「就是春药啦!」
  看到我的表情他又补充:「堂主的新货,为了今天的派对特别去进的,很贵的啊!一个包厢只分到这麽一小袋啊!你看!」

  他从小袋子里拿出一粒小小的蓝色胶囊,上面标示着一颗暗红色爱心,看来真的是很精致的上等货。

  「所以你看这两个妹这麽正,还不快趁现在干她们一干!」大卢慢说。

  我吞了口口水,走到现正干得卖力的人群旁。

  「喔!阿酷仔!你也来啦!快!这妞超欠干的!」土伯浑身是汗,阴茎在那个可爱型女生小穴里噗哧噗哧的抽插着。

  「快!还不叫酷哥!」

  「酷…酷哥……」那女孩呻吟似的说:「酷哥……快插我……」

  「来啊,阿酷仔,小穴让你,我插她後庭小菊花!」土伯很有义气的把正爽的鸡巴抽出来,躺到地上,再把女孩抱到她身上。

  我苦笑一下,解下裤袋,掏出肿胀得连我自己也有些吃惊的老二。

  「快!插死这娘们。」土伯吆喝,自己也把阴茎慢慢埋入女孩那刚才已经被大卢慢干得很透彻的小菊花里。

  我双手称地,看着女孩,阴茎一放到女孩的小穴口,竟然咕噜的就滑进去了。

  「你叫什麽名子?」我问,边感受着女孩里头热热暖暖的肉壁。

  「陈…陈巧芸。」女孩双眼涣散,的确是一脸被下药的样子。

  我再次打量了她一眼,褐色的及肩短发、古铜色的漂亮肌肤,有着紧实的皮肤和接实的腰,腿的肌肉和线条也很紧致,看来真的是干到一个勤於维持身材的好货色。

  我的老二开始习惯巧云的肉穴,里面早 就被弄得湿漉漉的,可能还有别人的精液,不过我不在意,仍旧干得起劲。没错,不干白不干嘛。

  我干得越是深,越是觉得巧芸的受穴越来越紧,原来是土伯也很卖力的干着她的菊花,我的阴茎在阴道腔内似乎可以感觉到下面另一条隧道里也有东西在滑动,双洞中间只隔着一层肉壁。

  我一边抚摸女孩像黑糖馒头的胸部,一边抽插。最後,终於舒舒服服的内射。

  十分钟後,我跟大卢慢又一起去干另一个女孩。

  虽然这个女孩早就浑身精液,但我还是毫不在乎的抱起她就是往她粉红肿胀的小菊花捅。大卢曼则是在那女孩上面插她小穴。

  女孩屁眼里早就湿黏一片,屁眼也几乎形成一个大黑洞,合也合不起来,我於是更不费力的干着,然後内射。

  我一拔出老二过没几秒钟,那女孩竟毫无顾忌的拉出屎来,屎上还有精液。可见是被干得很爽,拉完屎後又从小穴里喷出尿来。一看到这光景,众男人又忍不住全冲上来再干她一次。

  我站起身来,擦擦汗水。

  忽然门又打开,几个没穿衣服的男人走了进来,似乎也刚在别的包厢干过几轮。

  「哇!都拉出屎了还在干!」其中一人说。

  「哈,等等我也来。」

  其中一个人是我认识的大牛,他先看了看眼前的景象,说了几句淫乱的话,然後又看看我,表情转为严肃。

  「喂……酷仔,老大叫你过去311。」大牛说,头微偏指向外头。

  「是学校那个光头老大,还是堂口那个老大?」我问。
  「光头啦。」他说:「不用穿衣服了啦,现在大家都光溜溜走来走去的…穿衣服反而奇怪。」

  「喔,好吧。」我耸耸肩,走出包厢。

  走廊的冷气满冷的,我双手交叠护着重要部位快步走过,有个中年男子竟干到走廊上来。

  走廊尽头是311包厢,我敲了敲门,然後开门进去。
  「啊,阿酷仔来了。」我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然後……
  然後几个衣服穿的好好的状汉冲将上来,把我制伏在地。
  我抬起头,往熟悉的声音来源看去。

  光头老大坐在全黑皮革沙发上,大腿上坐着一个小腹稍微有点隆起,似乎有身孕、面无表情的年轻女子。

  「这是我的性奴,喜欢吗?」老大看着我说,不是个真正的问题。

  那年轻女子皮肤白白净净的,连私处都没有阴毛,唯独耻丘上刺青刺着「无毛小穴」四个字,她的小穴一端包覆着光头老大的阴茎,右大腿内刺清楚的刺着「公共厕所」、「我爱你」几个字,左侧大腿则是「请中出」和一条应该是延伸到大腿後侧的龙形。

  「什麽?」我问,脑筋一片空白。

  「我说,这是我的性奴,你看,她现在已经怀孕了,可是还是要被我干。」光头用左手摸摸女子隆起的腹部:「她是因为被乱交才会变成这样的,连孩子的爸是谁都不知道,哈哈哈。」

  「所以?」我被几个状汉压的有点麻。

  「所以,加入黑社会,你说爽不爽?要性奴有性奴,要几个马子就有几个马子!爽不爽啊?」光头老大边说边吸怀孕少女的粉红乳头。

  「爽啊。干麻?」我随便敷衍他。

  「所以,我劝你呢,我是以朋友的立场劝你啊,我劝你跟白白分手,然後呢!正式投身黑社会!」光头很诚恳的说。

  「把我压着就为了说这个?」我问,此时我注意房间另一角有些骚动。

  於是把视线慢慢移过去……

  两三个衣不蔽体的男子正手脚并用的钳制住一个同样光溜溜的女孩,女孩挣扎得很用力,手脚却被彻底制伏,嘴巴被人用SM专用的那种球形物塞住。

  「小阿!!!!」我瞪大眼睛。

  小阿嘴里被塞着黄色的球状物,球状物两端有皮带,皮带环绕到小阿的後脑杓,用扣子扣起。小阿双眼盈满泪水,眼神有些涣散的看向我,微微摇头,示意我不要看。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阿酷仔,我是被命令的。」光头老大收起刚才的油腔滑调,用真的很认真而且略带歉意的语气跟我说。

  我根本无暇理他,拼命想挣脱几个状汉的压制。

  「喂,小妞,他都说加入黑社会很爽了,你怎麽还不快乖乖给干?」某个坐在沙发上的男人说,原来是堂主。

  「怎麽回事?」我怒喝。

  「白白……白白不知道为什麽知道这个聚会,跑来说要找你,」光头说:「小弟把她带来我们这间……然後……」

  「我们铁龙很喜欢,想要她!」堂主冷冷的说。

  此时那两三个男人用力把小阿的脚分开,阴毛被剃成爱心的形状,接着一阵机械运转的声音慢慢回荡在房间里,越来越大声、越来越大声,最後,从小阿的阴道口掉出一根湿透的粉红电动按摩 棒,和两颗电动跳蛋;其中一个男人把手移到她的臀部,做了什麽动作以後,一个很像拉环的东西忽然探出小阿亮粉红的屁眼。我知道那是什麽。

  「不要!」我大叫。

  另一个男人用右手用力一拔那个拉环,一条全长少说也有50公分的串珠被拉了出来,小阿的屁眼跟着喷出不知道是什麽东西的混浊液体,随後拉出一条细细长长的黄色软便,尿液也喷了一地。

  「不!」我用尽全身力气,称离地面几公分後,又被压回去。

  「不过这妹仔说什麽也不肯就范,说她相信你决不会乱搞别的女人,说你不可能会觉得加入黑社会有什麽好玩的。」堂主慢慢的说,口气冰冷到极点:「不过现在她知道了,你刚才很爽的干过了别的女 人,然後也觉得加入黑社会挺不错的。」

  「我没……」

  「住口。」堂主命令:「况且你知不知道巧芸是谁?是铁龙的乾女儿啊,你这个白痴。」

  我一愣,竟不知该说什麽。

  「你在那边干的那麽爽,我们这边已经算是很客气的了。」堂主说:「至少目前为止是很客气。」

  我又试着挣脱一次,可是双手双脚都被人反压着,使不上力来。

  某个男人检视了一下串珠,又看了看小阿那取代了紧闭屁眼的黑洞口,缓慢的、残酷的,又把串珠塞了回去。一颗、一颗,塞到只露出拉环。

  「好啦,这下让这妹仔知道事实,药效也差不多该发作了。这下可以好好干啦……」堂主站起身:「现在,让我们欢迎今天的主角!铁龙!!!」他拍手大叫。

  一个男人从包厢厕所走出来,看上去约40好几,身材十分壮硕。等到他越走越近,才发现他身上满满都是刺青,连下体也都不例外。看来这家伙出狱後是连升好几阶了。

  「调教得怎样?光头的方法有用吗?」铁龙问,看也不看我一眼。

  「你自己看啊。」堂主说。

  小阿的挣扎已经变成了轻轻颤抖,压住她的男人们渐渐松开手脚,但还是小心翼翼的,彷佛怕她随时会抓狂,接着男人们解开SM球体,让小阿的嘴巴恢复自由。男人们完全解除对她的束缚,然而小阿却不再扭动身躯,反而着凉似的轻轻颤抖,整个身体缓缓全缩起来,脸一阵潮红,耳朵更是熟透。

  「真的有用?这妹仔好像开始那个啦……」铁龙露出淫笑。
  「哼,喝了三杯饮料,每一杯都是整颗红心下去泡的,刚才又在全身、嫩穴、屁眼里抹满了红心膏,连串珠都泡过!这妹仔再怎麽硬撑也没用!哼哼!我看观世音也要发浪啦!」堂主志得意满的说。

  我听着,愤怒的全身冒汗。竟然如此对待小阿。

  「光头,你说这娘们叫白白是吧?」铁龙问。

  光头老大赶紧点头称是。

  「好!我喜欢!」铁龙弯下身,压到小阿身上,亲吻她的乳房:「怎样,要不要当我性奴?保证很舒服。你等一下表现好一点的话,还可以考虑让你当我二奶,怎样?」

  小阿刚才饱受特级春药洗礼,现在完全只有双眼涣散的份。
  「那我要进入了喔,小妹妹?」铁龙伏起他那看起来筋肉纠结的老二,连包皮上也刺了条小青龙,龙头地方有块圆状突起像是瘤的东西:「看铁龙老大的入珠神龙爽死你罗!」

  铁龙把阴茎慢慢滑进早已准备周全的小穴里,怎知他龟头还是太大,即使开发过的嫩穴口还是有些勉强。因此铁龙先将龟头突入了几次,在嫩穴口外转了几圈,等到差不多时……噗哧好大一声用力插到最底!

  从我这个角度,只见一根硕大肉棒直压下顶入早已打开多时的粉嫩肉穴,两粒睾丸垂打在小阿白嫩的屁股上,屁眼外那个拉环则置身事外的闻风不动。

  「啊……啊…啊……啊……」小阿飙泪大叫。

  「放开她!离开她!放开她!」我大叫,愤怒至极,简直可以杀人:「有种来单挑!来啊!」

  铁龙顿了一下,保持阴茎插到最底的姿势停在那里。
  「啊…啊……啊……」小阿剧烈喘息,从我的方向看去,她被高高顶开的双脚仍在微微颤抖。

  「舒不舒服?小妹仔?」铁龙动也不动,轻声问小阿,伸出舌头铁着小阿的脸颊。

  「……」小阿默不作声,试图保有最後一丝理性。
  「舒不舒服?」铁龙仍旧不动:「不舒服的话我看铁龙老大就别动,以免弄痛你了,嗯?」

  「放开她!有种单挑啊!」我仍死命大叫,却没有人阻止我乱叫。

  「舒不舒服?嗯?还是我不干你了,让全身被涂满春药的你穿好衣服回家,等到小穴里面那股痒痒的感觉自己消失?」铁龙尖锐的说着。

  小阿咪起眼睛连连摇头。

  「用说的。」铁龙说。

  「不…不要……」小阿呻吟。

  「听不见!」铁龙舔着她的白嫩光滑的小鼻子。

  「不要停!求你……」小阿大喊,整个包厢都是她的声音。
  铁龙把她一把抱起,走向我。

  「我操你女友的小穴,你应该荣幸!我操死她,你应该感恩!」他往我脸上踹了一脚,很重:「她变成我的性奴,你应该谢你祖宗十八代积了阴德!她每天被我操翻操到生了我的小孩,你该谢谢佛祖!」说完,又踹了我一脚。

  「怎样,不是要单挑!我现在可恶死你女友,在你面前操她,操到爱死铁龙老大了!」铁龙说着,凭着惊人的气力真的在我面前抱着小阿就干了起来。

  小阿白白的屁屁晃动着,有些液体从小穴滴下。

  「阿酷……别看…别看我……」小阿紧紧搂着铁龙的脖子,呻吟着呼喊我。

  「白白妹仔,告诉他……」铁龙边挺腰边说:「说你爱死铁龙大哥了,求我操翻你!」

  「别看……阿酷…别看我……拜托……」小阿哭了,身心饱受煎熬的哭了,双腿却不自觉紧夹住铁龙的屁股。

  「说,说!不然我就不插你,让你回家去罗!」铁龙威胁。
  「铁龙大哥插得我好爽……好爽……别停下……」小阿紧紧抱住铁龙呐喊。

  「我的入珠神龙棒不棒?」铁龙又问。还是站着抽插。
  「好棒……真爽……」小阿几乎是用哭喊的。

  「那你比较希望他别看呢,还是铁龙老大继续操你呢?」铁龙淫邪的问。

  「……」小阿沉默,只是腹部用力发出用力的闷哼声。
  「你想回家罗?」 铁龙紧迫钉人。

  「我想被铁龙大哥干……铁龙大哥干得我好爽……我不想回家……想被铁龙大哥干到小穴开花……爽死我了……真的爽死我了……别停下来…好爽……」小阿终於崩溃,大吼大叫。

  「乖!」铁龙停了一下,坐到地板上,把小阿转了过来。他们阴部分开时,中间流出了许多黏呼呼的不明液体。

  接着铁龙开始热吻小阿,小阿则是缓缓坐下,让阴茎再次进入到她湿软并且饥渴的小穴里。

  我依然愤怒,脸颊却使不上力,好像有什麽东西碎了。
  此时另一边的光头也开始干起那怀孕少女,发出淫荡的叫声。

  「啊……Kiki!爽不爽啊?啊?爽不爽!」光头兴奋的干着。

  「你干死我了……干死我了……好棒……我想再帮你生个孩子啊……只属於你的孩子……」怀孕少女的妹妹头浏海摇晃着,忘情的淫叫。

  铁龙躺到地板上,壮硕的双手扶着小阿的屁股,又再接再厉干了起来。

  小阿双手放到铁龙胸膛上,双腿勾住铁龙的腿,前後用力摇晃着。

  「这娘们简直是极品!好久没干到女人,出狱第一个就这麽爽!」铁龙把右手身到小阿屁股後面,食指勾住屁眼上的拉环:「别说铁龙老大自私啊,大家一起来吧!试试她粉嫩的屁眼!」说完,一股脑用力扯出串珠,一股莫名的液体再度洒出。

  小阿的屁股才刚解放,一名男人就迫不及待的从後方插入。
  「啊!啊!啊!菊花洞被开发的刚刚好,暖呼呼又软呼呼的,好像在干年糕!谢谢铁龙大哥!」男人大喊。

  「试我的大肉棒!」堂主抓起等待已久的阴茎,凑到小阿脸旁。

  小阿摆出那吃饭时大口吃东西的表情,「阿」的一口含住。然而此时,虽然动作一模一样,我却也不觉得她可爱了。

  铁龙在最下方利用惊人的腰力及入珠阴茎一次次暴力侵犯小阿的小穴,某个男人则是用阳具与小阿的屁眼合体,小阿的小嘴完全密含住堂主的肉棒。好淫乱。

  看着自己女友被一帮黑社会乱搞,我除了愤怒怒吼,竟也勃起。

  就这样他们一直干到了早上七点,中途不乏有别间包厢的人进来串门子,顺便一起干小阿和怀孕少女,甚至还上演小阿和少女边被干边接吻的画面。

  压着我的壮汉最後把我綑绑起来,也各自加入战局。
  「呼,累死我啦!」铁龙坐倒在一旁。

  「爽不爽啊?铁龙!」堂主也筋疲力竭。

  「爽啊!当然!」铁龙大笑。

  「所以加入黑社会果然是很棒啊!哈哈哈哈哈哈…!」堂主也大笑。

  看着躺在地板上、浑身精液、屁眼塞着半个酒瓶还是不断流出混浊液体、双眼朦胧面无表情的小阿,堂主和铁龙哈哈大笑。

  「臭小子…」铁龙踹了我一脚说:「我要带你女朋友回去了。哈哈……臭小子,我要等清醒她药力过了再插她的嫩穴……把她手脚綑绑在大床上,慢慢把这入珠神龙插进这妹仔的小逼里,享受她窄窄的淫洞,哈哈……想想也爽死了。再把精液灌满她的子宫,干大她的肚子,哈哈……」说罢又踹了我一脚。

  铁龙拿了一条狗链拴着小阿的脖子:「小母狗,你是我的性奴了。以後不用穿衣服了,因为我每天都会奸玩你,插你的鸡迈,玩你的屁眼,舔你的奶子,哈哈……兴奋吧!以後你的子宫都会灌满精液,爽吧!哈哈……」铁龙一手抓链小阿的奶子,一手拍打她的脸。

  「阿然,把这小妞带到我别墅去,我还要慢慢操死她。这麽极品的小妞,要每天操她几遍才是正,操到生小孩……哈……哈……」铁龙大笑。

  「堂主,我先走啦!回去再好好玩这小妞,哈哈……」
  铁龙的手下把光着身子的小阿抱起带走。小阿呆呆的看着我,眼泪流满脸被带离房间……

  小阿被带走後,光头才给我松绑:「阿酷仔,算了吧!忘记小阿吧!来,用这骚货发泄发泄吧!」

  说罢便把身旁的怀孕少女推给我。

  我愤怒的把少女推到地上,用力分开她的双腿,粗暴的抽插她的淫穴,发泄我的愤怒……

  「呀!!!!!!」

  ……

  那晚之後我再没有见过小阿,相信她是每天被铁龙强奸着!
  後来,光头听到消息,铁龙知道了小阿懂日文後,便拿小阿来招待日本来的黑帮老大,之後更被当礼物送了去日本……

  几天前,我偶然在街上发现了三片以小阿为封面的A片 !我买了回去,因为我想知道小阿的近况……

  第一张片:「精液地狱-----少女捆绑轮奸」。
  片中的环境相信是一个地下室,暗暗的灯光,室内有像监狱般的铁枝,中间有一铁床。

  小阿的双手被人用绳子向上綑绑着,她整个赤裸的身躯被人吊挂了起来,只可仅仅的以脚尖站立着,身边围住十多个赤裸的男人。小阿还是一样秀丽,相信是因为不断的性交,小阿的身材比以前更浑圆性感,两只白嫩的奶子像更加丰满,小屁股更加翘起。

  一个男人走到小阿身前,分开她的双腿,把他完全勃起的巨可恶由下往上插入小阿的美穴中。

  「啊……」小阿被吊着双手,开始被这群色狼轮奸。
  他们把小阿吊着,前後洞同时被色狼强奸着……

  大概四、五个男人在小阿体内射精後,他们把小阿解下,手脚分开X字形綑绑在铁床的四条床柱上。小阿在床上绝望的哀哭求饶,她楚楚可怜、柔媚销魂的声音,只令男人听了会更兴奋勃起。

  一个肥胖的男人压在小阿身上, 把粗壮的肉棒插入少女的阴道中。画面上看到的像是一只大肥猪在奸插一只小白兔,小阿被压得几乎透不过气来,只能随着肥男抽插的节奏喘气呻吟。

  另一个男人走向小阿,跪在她的脸旁,要她侧过头来,把兴奋的肉棒插入小阿的小嘴里。

  「阿-----」

  小阿还是以前一样发出可爱的声音。

  又过了一回,奄奄一息的小阿被轮奸得死去活来,子宫里又多了几发精液,男人们又帮小阿改变了姿势。

  他们把小阿从床上阿解下,放在地上的床垫上。他们拿出了绳子,把小阿的右手腕绑着她的右脚踝内侧,又同样把她的左手腕绑着她的左脚踝内侧,这样,小娟的双腿便弯曲成M字打开,无法合上来,下身春光便一览无遗地被男人们看过满足。被干得红肿的小穴流出白浊的男精,大阴唇的嫩肉被干得翻开了,露出湿答答的阴道口,涨大了的阴蒂。

  一个男人躺卧在床垫上,其他的男人抱起小阿,让她的嫩穴对准男人笔直的肉棒放了下去,坚硬的大肉棒在湿滑的阴道中直插到底。

  另一个男人左右掰开小阿的美嫩臀肉,肉棒对准她的小屁眼慢慢插入肛交。

  「阿-----」又一个男人扯着小阿的长发,提起她的头,把肉棒插入她的小嘴里。

  可怜的小阿三个嫩穴同时被肉棒抽插着,两只雪白奶子也被两旁的男人捏弄着。

  影片到最後,小阿全身都是男人的精液,小腹也被干得微微鼓起,子宫里面装满了男人轮流灌进去的精液……

  第二张片:「犬之女」。

  片中的环境看来是之前的地下室。小阿全裸趴伏在地上,双手被綑绑着,双膝後弯被绑在一根木杆的两端,所以不能合上双腿,下体的少女性器官都露了出来,雪白的屁股浑圆性感地翘起。

  小阿惊恐地全身颤抖,微弱无力地哀叫:「不要啊……求求你们……不要……呜……呜……」

  她的身旁有五只大狗在等候着,看来这次不是被男人轮奸,是被狗轮奸!

  一个男人在小阿的嫩穴周围涂了一些药,几只大狼狗便疯狂了起来:「这是母狗的发情气味,这群狗公一定干死你这只小母狗!」

  其中一只黑色的大狼狗特别兴奋,眼睛通红,目不转睛的盯着小阿的身体。男人们放了大黑狗,他一跃直接扑在了小阿的身上,两只前爪按在小阿的肩膀上,狗脸和小阿的脸相距不到半尺,小阿完全感受到狗的呼吸非常急促,舌头伸得好长,口水正顺着嘴向下流。

  「啊……啊……不要狗……不要狗……啊……啊……」
  大黑狗停了一下後,开始从小阿的脖子细致的舔起来。
  忽然,大黑狗的双爪放开了小阿,向下按住了她的腰部,狗公开始用它那湿淋淋、热乎乎的老二戳向小阿双腿之间,头部发尖的狗龟头滑入了小阿的阴道。狗的腰部向上一抬,很粗长的阴茎已大半插入小阿的阴道,狗以极快的速度抽干着小阿。

  「啊……啊……不要啊……啊……」小阿的阴道更流出香甜的蜜汁,阴蒂也被摩擦的兴奋而勃起,粉嫩的阴唇向外翻起,可惜被绑着手脚的小阿根本无法避开大狼狗的攻击。

  大狗的阳具根部像蝴蝶结状的凸起,小阿害怕大狗将蝴蝶结进入自己的身体,因为如此一来,将一直跟狗交合在一起,直到大狗射精软掉。可惜,事与愿维,大黑狗推压了几下,整条长长的狗大可恶便进入了小阿的阴道,尖尖的狗龟头更突破了障碍,插进了子宫里。大狗的蝴蝶结便紧紧地扣着小阿的阴唇,再也拔不出来,小阿在几经挣扎依然未能令巨大的狗茎缩回……

  十几分钟过去,小阿已被狗干得满身是汗,身体无力的趴在地上,屁股高翘着,子宫一阵阵的烫热,狗精不停喷射到子宫里。

  一只狗公奸完了小阿,男人又放出另一只狗公接力,这只狗公也扑到小阿的背上,两腿岔开在小阿胯两边,巨大的阴茎插入小阿的蜜穴……

  几十次射入小阿体内的狗精,灌满小阿的子宫和阴道内外,小阿的腹部高高鼓起,像孕妇般似的。狗精混着鲜血顺着阴道流出。小阿捂着剧烈胀痛的阴部,痛苦地喘息着。狗公不停的射出精子,射满了小阿整个子宫,精液也不停的由阴道里流出。小阿的子宫装满公狗的精液,数十亿的狗精虫不断的在强暴小阿的卵子。

  之後,男人不但要小阿为每一只狗公用口清洁阴茎,还从她的阴道里抠出一大把狗精,喂到她的嘴里,要她吃下……

  第三张片:「淫药玩具」。

  片中一开始便小阿销魂的呻吟声:「啊……啊……爽死我了……别停下来…好爽……啊…啊……」

  镜头出现的是跨坐在一个男人身上的小阿,上下起伏动着,用自己的阴道套弄着男人的鸡巴性交。

  粉红的脸颊、反光的鲜艳樱唇、不停张合喘气的撩人小嘴,让小阿更显得性感无比。

  「小阿,喜不喜欢肏屄呀?」

  「嗯……喜欢……小阿最喜欢被大鸡巴插……好爽……啊…啊……」

  片中听到几个男人在画面外交谈,镜头一直摄下小阿淫荡的性交:

  「这嫩货真骚!每次喝了红心酒都发浪要人轮奸她,真骚!哈哈……」

  「她喝的红心酒是新发明的,比以前的更强!」

  「小阿也真能干,每天被我们喂药轮奸,嫩穴仍然紧紧的!」

  「这次新的红心酒是有保养的供能,让女人的身体快速复原的。不只这样,这新药还加了空孕催乳剂,你看……小阿,让我们看看你的奶奶 。」

  刚刚被男人内射完的小阿坐在被精液淫水弄湿了一大片的地上,妖艳狐媚的看了说话的男人一眼,销魂地笑道:「嗳……你来插人家小穴我才给你看……」

  「不用急,先看你喝喝自己的奶。」

  小阿双手按着自己的雪白浑圆的乳房,对着镜头旁那说话的男人捏挤自己涨涨的粉红色乳头,白色的奶汁从两个乳头射向男人。

  「嘻嘻……你先喝……嘻嘻……」小阿顽皮的说道。
  「哗!小臭妞,我未射你,你先射我!我肏死你……」
  那男人走到小阿面前,把小阿推倒在地,分开她的双腿便一面奸她小穴,一面吸吮她的白滑乳汁。

  「嘻嘻……来肏死我吧…嘻嘻……」小阿兴奋地让男人抽插……

  过了一回,男人在小阿的嫩穴中後离开了她。

  「哈哈……你看这小骚货……」

  小阿面对镜头,双腿左右分开,被干得湿黏黏糊成一片的嫩唇展露在镜头前,红润的小阴唇一开一合的流着白浊的精液。小阿妖艳的对着镜头笑了一笑,左手手指掰开自己的小阴唇,右手插入阴道中,挖了一把男人精液出来在手上,然後再从自己的乳房挤了些奶汁出来,混和了手中的精液。

  「嘻嘻……奶奶精液,要不要喝?」小阿对着镜头顽皮的说。

  「小臭B,你自己吃吧。」

  小阿把手上的精液拿到嘴边,用舌头像小猫一样舐着吃。
  「好吃吗?」

  小阿享受地边吃边说:「好吃……唔……小阿最爱吃这个。」

  吃完了一把,小阿又想再挖精液吃。

  一个男人说:「小阿想不想吃更好吃的?」

  小阿:「有吗?」

  男人说:「你先把小穴里的精液挖出来放在啤酒杯里。」
  小阿把小穴中的精液挖了出来,也有三、四把。

  男人说:「再加你的香滑奶奶……」

  男人走到小阿身後,从後搓揉小阿的乳房,帮她挤出奶汁到啤酒杯里。

  之後,两个男人分别坐在小阿的左右,把她的双腿分开放在自己大腿上,小阿的双手也放在两个男人的肩上。一个男人拂开小阿的阴毛,掰开她的阴唇,另一个男人便用手指按在小阿红红涨涨的阴核,快速震动刺激她。

  「啊……啊……啊……舒服啊……」小阿被刺激着阴核,很快便高潮了。

  另一个男人把啤酒杯放在小阿的嫩穴下准备。

  「啊……要来了……啊……啊……」

  小阿被弄到潮吹了,一线甘泉淫水从小阿的嫩穴射出,落在啤酒杯中。

  男人搞混了杯中的精液、奶汁和淫水,便交给小阿。
  「这个是最好吃的。」男人说。



  • 美国十次啦 唐人社导航 美国十次啦香港入口 色开心五月天 开心五月天最新地址